比“谢耳朵”还赞!快来膜拜史上最完美科学家李淼_游族影业

新闻
UPDATE &
NEWS

比“谢耳朵”还赞!快来膜拜史上最完美科学家李淼

    1226日,游族影业微信公众号“游族影业”,1月30日晚20点,我们的“微播炉“第三期“中国的谢耳朵李淼”,在大家的支持下圆满结束。非常给力的李淼教授,现场妙语连珠,渊博的知识和极好的口才,让广大群友都赞叹不已!节目中我们讨论了他在不同群体中的多重身份,他的新时代科学家形象,及他对《三体》的看法。让大家认识到了我们中国科幻界还存在这样的独特新潮人物,对科学家这一身份有全新的认识。下面就给没赶上的同学奉上完整节目内容,李教授的回答可是值得多读几遍,久久回味的哦~再次感谢他!

游族影业“微播炉”第三期

游族影业“微播炉”第三期

主持人和嘉宾主要问答

1.您作为一线科学家同时也是资深科幻迷,认为科学家群体目前是如何看待《三体》的?

李淼: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三体》在科学家群体中并不是很流行,大部分科学家也都不是科幻迷,非常令人遗憾。现在《三体》虽然越来越火,但还是一个非常小众的读物,喜欢他的人主要还是一些本科生、研究生和IT从业人员。国外的科学家则更加积极地介入科幻和科普,他们的人文修养相对更高,就像UCIA的科学家介入了《生活大爆炸》里的一些细节,还有基普·索恩是《星际穿越》的科学顾问。

2.你跟叶文洁都是学天体物理学的,你们有什么相似点的么?

李淼:虽然我们都是学天体物理学出身,但我后来转入了理论物理学,她却一直在天体物理学,特别是研究射电天文学,其主要成就也在这方面,利用太阳放大射电信号,联系到了三体世界。在文化上我们是非常不同的,她经历过文革,我们的文化背景截然不同,文化差异最主要的一点是,叶文洁对人性的失望,这是我跟上一代人的主要区别,上一代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对人性特别失望,建立了自己的秘密团体,第二种是知道人性不可靠,反而转过来利用这点做坏事,而我们这代人是对人性充满希望的,这是50后和60后、70后最大的区别。我即使回答三体人,初衷也是不一样的,大多现代人也是如此,他们大多对人性充满希望,对外星的回答也会越来越不一样。

3.您在给南都周刊写的专栏《99%的聪明人都做不到》中,将科学将科学家分为四类:思想家、建筑师、一件事大师和科学工匠,请问你把自己归为哪一类?

李淼:客观的说,也不是十分谦虚,我很可能是第四类科学工匠,因为老实说99%的人都是科学工人,只有1%的人是思想家、建筑师或一件事大事,其实我一辈子,特别是在回国之后的十五六年,我一直有意识地想往第三类发展,就是一件事大师,我从2000年开始就一直致力于研究宇宙学,特别是暗能量,并且重点研究一个跟我有关的模型,无非是想打一个赌,每隔几个月或一两年,就重新想这个模型,重新提出理论依据,重新用观测数据来分析它,重新在它的基础上找出新的。

4.您可以称得上中外科学家中写诗最好的了,您觉得科学家的严谨和诗人的浪漫这两两种特质,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李淼:我觉得科学家和诗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极富于幻想能力和创造力,创造力就是一种联想和幻想的能力,这是科幻作家、科学家、作家、诗人共有的特点,不同的地方是科学家用的是逻辑的语言,而诗人是用文学的语言来创造,他们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浪漫感性确实对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我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沉迷于枯燥机械的生活和创作当中,它有一种非常可怕的危险,如爱因斯坦所说,极少数人能从中得到乐趣,而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行业的竞争,被名利所束缚,而感性让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我可以跳出专业,更多地享受生活。

5.几年前,一位美国科学家来中国,受到了摇滚巨星般的热烈欢迎,而中国大多科学家都埋头一心搞科研,您觉得科学家的本职一心搞科研,不修边幅,不闻窗外事,还是与大众打成一片,尽自己所能科普,这两者间能否得到平衡?

李淼:我觉得不修边幅是对科学家的误解,虽然爱因斯坦一头乱发,但他的穿着还算整齐,打扮得也干干净净,两者并不矛盾,干净是对一个人生活的最起码要求。所以我们不应该把科学家看作是很另类的人,其实《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的生活是非常严谨的。而现在我是走入了另一个情境,大概从这两年开始,这也跟我们社会的变化有关系,比如开始流行跑步、瘦身、注意生活习惯,在过去一年中我大概减了18公斤,发现自己变帅了很多,然后我就开始注意穿着,这是50岁以后才有的现象,虽然很奇怪,不过也是社会变化的标志,我不过是随着它变化。我非常注意穿戴,而且注意衣服的品质,我觉得我们的穿着应该对得起自己的工资,不能拿着高薪去买地摊货。爱因斯坦是一个特例,大多数西方科学家在穿着上还是很正式的,在正式场合都是穿西服打领带的,上次莫言去斯德哥尔摩领奖,在日本、美欧这些科学家中,莫言是最胖的,其他人都很帅、很苗条。所以说西方的科学家是很注意仪表的,这跟我们中国的科学家很不一样。有一个著名的照片索尔威会议合影,里面大腕云集,有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特斯拉等,他们每个人都穿得很精神,基本上没什么大胖子,而中国科学家的合影大多是一群大胖子,不像科学家,希望这个能很快成为过去,科学家也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注意瘦身,不要满面油光,或挺着大肚腩招摇过市。我在广州这边的同事还好,广州生活比较好,饭菜也比较清淡。北京大多数科学家就未老先衰,50岁的人像70岁的一样,胖得一塌糊涂,满脸不健康的气息。

6.活动中,我们把你比作了《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其实你们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他这种的“屌丝形象”是美国科学家的真实写照么?真实的中国科学家又是怎样的?

李淼:谢耳朵这身装扮是编导为了戏剧性效果有意塑造的,穿T恤衫而且跟动漫有关,都是为了烘托他的特质,美国科学家并不是这样的。不过话说回来,美国科学家确实比较散漫,我在美国时,我的博士后老板就是双肩包、牛仔裤、旅游鞋上班,很少见他穿西服,有一次请他来中国做一个正式的演讲,他穿了西服,但还是背着双肩包,一看就像是美国的小伙子,屌丝一样,演讲完了就立马把西服脱了塞进双肩包里,这是美国教授的特质,而西欧恰恰相反,特别是英国和德国人,他们都是衣冠楚楚的,皮鞋都擦的锃亮,我的一个意大利老板还擦香水呢。这是美国和欧洲人最大的区别,在美国的一次聚会上,很多人甚至不知道“XO”的意思。中国大多数科学家其实和普通人没多大的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在某个领域具备更专业的知识,其他方面没什么不同,有时还打电玩、看电视,但是跟常人一样不见得是件好事,他们没有与众不同,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他们只是满足于在网上浏览些热点新闻,在微信上转一点段子和笑话啊,有时还很低级。现在有这样一个情形:很多教授和科学家都越来越职业化,科学院的研究员,由于长期脱离了教学,它们会变得越来越职业,越来越僵化,大学里的教授更人性化,因为他们常年要跟学生打交道,而且彼此之间更加彬彬有礼,科学院的则更像科学工人。中西科学家相比的一个重要表现是,我们过于专业化,从中学开始就开始专业培养,因此我们的人文教育存在很多缺陷,这是不同的最主要原因,在欧洲很多科学家会玩些乐器,中国科学家就很少。

7.对于《三体》电影版,您觉得改编难度最大的是哪个方面? 

李淼:《三体》改编难度最大的应该是第一部,因为第一部还没涉及到太多外星的东西,反而是个纯粹的故事,故事其实是最难把握的。

李淼个人观点:相信演化论、最喜欢的科幻《太空漫游系列》、倾向于多重宇宙、暗能量还是一个谜

时间未定,但嘉宾很可能是《三体》电影的主创哦!至于是谁,你猜呢?心动了么?想加入我们的同学看这里!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击“微播炉”标签获取!

想加入我们的伙伴,看这里!

如何加入“微播炉”

如何加入“微播炉”

1.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成为我们的铁杆粉丝。

2.在公众号界面找到“微播炉”按钮,点击进入,查看详细参与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