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93岁马拉松幸存老人:用跑步纪念逝者_游族影业

新闻
UPDATE &
NEWS

《太平轮》93岁马拉松幸存老人:用跑步纪念逝者

      随着吴宇森导演的电影《太平轮》上映,曾经的太平轮事件逐渐为人所知。群星汇聚的电影用爱情故事细细勾勒了战争与灾难下的爱情与人性,但真正的沉船事件却远比电影来得更加动人心魄。

太平轮幸存老人

     太平轮、跑了30年的马拉松,这些都被命运浓缩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就是太平轮的幸存者之一,如今93岁高龄的叶伦明。     为了纪念那些当年在沉船中逝去的同伴,后来定居香港的他迷上了马拉松,成为香港最知名的“马拉松老超人”。

一周三次,从上海跑到苏

   与当年罹难的众多达官贵人不同,叶伦明家境一般,全家一直在为生计奔波。7岁那年,父亲托人帮忙让叶伦明在上海读小学。那时候,因为个头小怕伙伴们耻笑,叶伦明就开始踢球、游泳、跑步来强身健体。当年父亲骑着单车,他就在后面追着跑。甩掉了小伙伴们口中的“东亚病夫”,叶伦明也成为学生时代班里跑得最快的人。不错的天赋也让他被上海当时十项全能纪录保持者杨金花收入门下。

   那时,叶伦明的训练很简单,就是从上海跑到苏州或者杭州,一周三四次。

   也正是早年这样的训练,让他有了出众的身体,也熬过了沉船后在冰冷刺骨的零度海水中数小时的死亡漂浮。 

1949年除夕前夜的1月27日,叶伦明和往常一样与同伴在上海进货后,准备返回台湾吃年夜饭,结果就遭遇了海难。   按照他后来含糊的描述,那晚他是在船的最底层的大通舱里,那时候大家正在吃饭,吃过一轮了,他起身为同伴盛饭,突然有人从甲板上吐了口唾沫下来,他很生气,冲上甲板。刚上去就听到一声巨响,太平轮与运送木材和煤的建元轮相撞。

   “两条船就剩一条了”,如果他没上甲板,他可能来不及从船舱里爬上来就葬身海底了…… 

落海的叶伦明在海里摸到了一只木桶,才侥幸没有遇难。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一艘澳大利亚军舰驶过,救起了还活着的人。

我就用跑步来纪念他们

   海难后,生活在上海的叶伦明一直靠着缝被单、蚊帐、衣服等售卖为生。59岁那年,在远房亲戚的帮助下前去香港定居。   在香港,他依旧靠手艺(缝被单、蚊帐、枕头、窗帘)为生,不过居住在柴湾公屋的叶伦明又开始跑步了。

   “平时也没有事,想起太平轮死难的朋友,就跑跑步,来纪念他们。”叶伦明说,“只要跑步,就不觉得孤独,就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一次在旧报纸上看到了马拉松的报名消息,这激起了叶伦明要参加比赛的欲望。从此30年的香港大大小小的比赛都有他的身影。他也被称作“长跑老超人”。

   只要不下大雨,他每天从柴湾坐车到石澳渔村,在山间慢跑,训练耐力。平时他6点起床,沿着石澳的青翠山路上坡、下坡,终点是片海水浴场,夏天他会再去海泳,吃完早点再回家。在山上慢跑运动的年轻人都称他叶老,在一些香港的跑步博客上,还常常会有叶伦明的报道。

   跑步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叶伦明远征过美国、日本、南非。1990年,已经69岁的叶伦明参加了香港毅行者马拉松赛,全程100公里,是正常马拉松赛程的两倍多。从第一天晚上9点,一直跑到第三天凌晨2点,他连续跑了29个小时。   饿了就边跑边吃面包,获得了老年组第一。1997年他远征南非,参加奥运元老马拉松比赛,还拿下了冠军。

   “长跑老超人”的故事感动了众多人,叶伦明不但有了赞助商的赞助装备,还拍摄了不少广告。他还做过马拉松或三项铁人赛的代言人,甚至还有赛事为他设计过长跑公仔。

   跑步是叶伦明下半程人生的全部。他曾说:“我不会停止跑步,因为一天不跑,我会觉得不舒服。” 

在他香港的屋子里,还挂着一幅巨大的跑步海报,海报上除了他矫健的身姿,还有四个大字:“上瘾无罪。” 

在叶伦明81岁的时候,受到了香港特首董建华的接见,并获颁社区服务奖。

   如今,居住在香港柴湾乐悠居老人院的叶伦明已行动不便,但每每有跑友探访,谈及跑步,他便来了精神。在历经生死离别后,有着最为深刻的感悟——既然幸运地活着,就要用跑步努力留住呼吸与生命的感觉。

太平轮故事

   1949年1月27日子夜,定期往返上海与台湾基隆间的太平轮因超载、夜间航行未开航行灯,与运煤船建元轮相撞,沉没于浙东舟山海域,900多人遇难,仅36人生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太平轮沉没事件,太平轮亦因此被称为“东方泰坦尼克”。

上船的多是达官显贵 

“太平轮”属于中联轮船公司,台湾主持人蔡康永的父亲蔡天铎是股东之一。蔡康永曾在《我家的铁达尼号》一文中说,1949年除夕前,一群急着要离开上海的有钱人,抢着要挤上早已客满的太平轮。这些人,有的用金条换舱位,硬是从原来的乘客手上,把位子买过来。据统计,太平轮登记载客508人,最终挤上了1000人左右。

传说中的黄金船

   长久以来,太平轮是条黄金船的传言不断。有传言说,当年有12吨的黄金沉于海中。当时许多人是举家搬迁,带上了全部家当,金饰珠宝、值钱细软。随船有中央银行的全部卷宗和运厦银洋200多箱,而北京最大的玉器铺子“永宝斋”的主人常子春毕生所收藏的值钱玉器、古董也在船上。

   当时船上还装着各种政府机关的报表文件,以及600吨钢材、药铺的中药、商铺的账簿、五金、铁钉,外加东南日报社的一整套印刷器材和白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