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知乎丨台湾人的“太平轮”情结缘何而来_游族影业

新闻
UPDATE &
NEWS

娱乐知乎丨台湾人的“太平轮”情结缘何而来

      吴宇森执导、云集了全亚洲顶级明星阵容出演的电影 《太平轮(上)》自12月2日上映至今,票房及口碑均不理想,最大的槽点在于,观众们抱着看“中国版《泰坦尼克号》”的期待值而来,看到的却是一场节奏拖沓的“上船前传”。其实,“太平轮船难”对于内地民众来说实在有些陌生,以此为题材,内地观众委实无法产生共鸣。 

      而吴宇森的这部电影作品,剧本正是台湾著名编剧王蕙玲(代表作《色戒》、《卧虎藏龙》、《饮食男女》等)根据台湾著名作家张典婉的作品《太平轮1949》改编而成。事实上,在台湾地区,以此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纪录片也是层出不穷。现在,问题来了,台湾人为何有如此重的“太平轮情节”呢?且看搜狐娱乐带来的解读。

   太平轮船 【数读太平轮】 它是艘什么样的船?它为什么会沉没? 太平轮原是太平船坞公司的一艘客货轮,它本一战时期美国制的平底船,专走内陆河,长80米,吃水7米,排水量2500公吨,属于中型吨位的轮船。二战期间主要用于运输,核载吨数2050.775吨。 1948年7月14日,它被上海中联企业有限公司以每月七千美元的代价租赁过来,往来于上海和基隆。在太平轮运行初期,国共内战已呈白热化,通过太平轮往来上海与基隆的乘客主要是商人、游客、眷属和去台湾的公务人员。随着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和淮海战役失利,作为商务船的太平轮已成为一艘名副其实的“逃难船”。为了逃离中国大陆,人们甚至不惜用金条换取舱位——据记载,1949年自上海开往台湾的船票已经涨到了15到20条金子。影片中,作为平民的章子怡,为了一张船票拼命攒钱,正是当时那些人的真实写照。 1949年1月27日农历小年夜,太平轮的最后一次航行,原本预计在下午4点出发,但后来因故延至6时启航。起航时实际载重已达2700多吨,大大超过了船的负载能力。据统计,当时船上总共近1000人(有票乘客508人,船员124名,无票者约300人),另载有沉重货物,包括600吨钢条、东南日报印刷器材与白报纸100多吨、中央银行重要文件1000多箱等。由于是夜间航行,为逃避宵禁,太平轮没开航行灯。晚上23点45分,与一艘载着煤矿及木材的建元轮相撞,太平轮在1分钟后沉没,船上共932人遇难。

 太平轮幸存者合影 曾经繁荣的港口

   曾经繁荣的港口 由于是夜间航行,为逃避宵禁,太平轮没开航行灯。晚上23点45分,与一艘载着煤矿及木材的建元轮相撞,太平轮在1分钟后沉没,船上共932人遇难。

      【太平轮余波】蔡康永、李昌钰、星云大师……这些名人的命运因它而改变! 《太平轮》电影的上部中,船出现得不多,显然船难将主要集中在下部来表现。由于太平轮死难者中,有大量国民党高官、富商以及社会名流,并且幸存者也主要在台湾生活,所以电影有可能在对岸唤起更多的集体记忆。而包括蔡康永、李昌钰、星云大师等我们所熟知的名人,其命运也因这一沉船事件而永远的改变了。对于台湾民众、特别是知识分子阶层来说,“太平轮情结”亦因此而来。

       著名主持人蔡康永:太平轮曾是“我们家的船” 太平轮的“主人”中联公司是由一群宁波同乡集资兴办的轮船航运公司,台湾综艺主持人蔡康永的父亲蔡天铎正是股东之一。太平轮沉没后,上海法院判决中联轮船公司赔偿,太平轮的保险是向上海华泰保险公司投保,出事后这家保险公司立刻宣布倒闭,因此中联轮船公司必须自负盈亏。中联轮船公司窘迫之中结束营运。 蔡康永多年后也屡次回忆当时父亲蔡天铎被债主逼迫的情景,称也就是因为此事使得其父最后成为倾向“同情资方”的律师。在他的一篇名为《我家的“泰坦尼克号”》的文章中亦写到,蔡家后来还保存着当年这艘“我们家的船”上用过的椅子(据说也是蒋介石每次搭船时最爱坐的一把)和望远镜,只是因这桩船难,中联轮船公司所有的轮船都被迫停运,成为了废铁——““我们的轮船”,从此全部从地球消失不见了。除了一对皮椅,一架望远镜。

      ” 华人神探李昌钰:没有“太平轮船难”,他就不会去念警校 华人神探李昌钰1938年出生于江苏如皋,曾参与调查肯尼迪总统被杀案、尼克松水门事件、克林顿桃色案等轰动全球的案件。而李昌钰之所以走上刑事鉴证这条路,也是太平轮余波所致。原来,李昌钰的父亲是太平轮死难者之一。李昌钰回忆道,当时母亲曾经雇私人飞机去出事水域寻找父亲。李父原本从事石油及日常生活品生意,自从遇难后,曾经煊赫一时的李家就此败落。只留下年过五十的李王氏独自抚养12个儿女。 华人神探李昌钰回忆道:当时母亲曾经雇私人飞机去出事水域寻找父亲。李昌钰的父亲原本从事石油及日常生活品生意,自从遇难后,曾经煊赫一时的李家就此败落,只留下年过五十的李王氏独自抚养12个儿女。 在李昌钰的记忆中,全家兄弟姐妹都在一张圆桌子上写功课,时间一到,一起关灯,绝不浪费电。自从父亲死后,李昌钰很久都没有新鞋穿,母亲想尽办法给他买了一双新鞋,可李昌钰上学时几乎一路提着鞋子走路,到了校门口,才把鞋穿在脚上走进校门。李昌钰考大学时本来考上了海洋大学,此时却发现中央警官学校在招生,学费全免且工作生活都有保障,于是决定报考,成为中央警官学校第一批对外招生的24名学员之一。

      李昌钰后来感慨:“如果不是‘太平轮事件’,我不会去念警校,也不会走上刑事鉴识这条路。” 高僧星云大师:因时间匆促未来得及登船,幸免一劫 1927 年出生的李国深原本是太平轮的船客,可是因为时间仓促,,没能搭上轮船幸免一劫。后来,他因为在佛教上的造诣,以“星云大师”闻名于世。 星云大师在他著作中提及“因缘”,就曾以太平轮为比喻。“记得刚要来台湾的时候,正逢国共战争风云紧急,许多人举家南逃,甚至因向往台湾而离乡背井,漂洋渡海。当时太平轮数千人的死难,轰动一时,我因为时间匆促,赶不及搭上那班轮船,而幸免一劫。如果快了一时,沉没海峡的冤魂或许也有我的一份。”另外,同样因故未登上该船的“幸运儿”还包括知名学者、作家郑培凯——当时的他还是个婴儿,全家已经买好了1月27日太平轮船票,只因他吐奶,家人就退了船票买了机票,由此逃过一劫。 香港女富商龚如心:父亲死于船难,促成全家人扶持自强 香港“小甜甜”女首富龚如心的父亲也是在太平轮事件中丧生。龚如心的父亲龚云龙,当时供职于上海某英资油漆厂。龚如心的弟弟龚仁心曾在公开场合说过,父亲死于太平轮船难,四姐弟妹从此与母亲身处逆境,互相扶持。 国民党军官葛克:太平轮船难最知名的幸存者 葛克是太平轮36名幸存者中最知名的一个。他是国防部参谋,夫人为袁世凯孙女袁家始,女儿为明星葛蕾。登上太平轮那年,葛克是国防部参谋少校,他的台湾行是要赶在新年前把妻子家小带到台湾,结果这趟旅程成了家人的不归路,只有他活了下来。 到了台湾后,他继续在军中服役。后来,他遇到了同样在太平轮上失去亲人的袁家姞。袁家姞在太平轮上失去的是父亲袁家艺——袁世凯之孙。

      在太平轮船难后的第二年,他们结婚生子。 在“太平轮船难”中遇难的其他各界名流还包括——山西省主席邱仰浚一家,辽宁省主席徐箴一家,蒋经国好友俞季虞,袁世凯之孙袁家艺,总统府纪要主任毛庆祥之子,《时与潮》总编辑邓莲溪,音乐家吴伯超,中国罕见伊斯兰学博士赵襄基等。

【太平轮传说】

      有人说,船上暗藏着千吨黄金…… 除了船难的惨烈,太平轮一直被对岸民众热议,还包括另外一个原因——传说中,太平轮在沉没时曾暗藏着多达千吨的黄金!当时的报刊关于船难的新闻中曾描述,船难发生后,乘客的行李不少漂上了海面,其中包括大量珠宝首饰,令附近的渔民“大吃一惊,悲喜交集”。而上海《大公报》则有报道称,太平轮上的最大货物失主是“中央银行”,该行失物除了全部卷宗外,还有银洋200多箱,共计约1000多万元,并进一步分析认为: “船上有银元、金条,导致船身失去平衡”。就这样,有关太平轮暗藏千吨黄金的传言开始尘嚣甚上。

      事实上, 1949年1月,蒋介石曾命国民党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将库存黄金运往厦门和台湾,而上海的库存黄金共有350万两被运出。由此,当时任何开往台湾的船只都成了运走黄金的可疑对象,太平轮也不例外。据幸存者回忆,当时太平轮延迟起航的原因之一,是“要等600吨钢条上船”。据此有人猜测,运上船的并非钢条,而是黄金。但在国民党央行档案中,却并没有这一笔记录。 那么,沉没的太平轮究竟“值多少钱”呢?在保存在国民党央行档案中的明细清单里,船上的货物(包括外国债券、政府公债、银行股票等等)的总价值,现值就高达五千亿新台币,这大概就是太平轮被谣传有上千吨黄金的主要原因。 

【多读一点】

       还有哪些作品里可以看到太平轮?

 1、 白先勇的小说《谪仙记》,故事中女主角的双亲在太平轮事件中罹难。后来《谪仙记》由谢晋导演改编拍摄为电影《最后的贵族》。

 2、 李菁所著《走出历史的烟尘》一书中,部分章节专写太平轮,还原了一个真实的“太平轮”事件。 

3、 2004年4月,凤凰卫视拍摄《寻找太平轮》纪录片。

 4、 台湾作家张典婉接受了《寻找太平轮》纪录片采访后,创作完成纪实小说《太平轮一九四九》,披露了海难的细节。《太平轮》剧本即改编自张典婉的这部《太平轮一九四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