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电影与《太平轮一九四九》小说_游族影业

新闻
UPDATE &
NEWS

《太平轮》电影与《太平轮一九四九》小说

      对于一艘沉没65年的轮船,需要物理意义上的打捞,更关键的是记忆的打捞:一个个遇难当事人、影响所及的人们的个人遭际和命运沉浮,以及其折射的时代底色。打捞出来的历史细节,人生况味,正是文学的尊严和使命所在。
      在电影院看完最近由游族影业投资刚上映被热议的电影《太平轮》,不少读者又去重读这部电影的相关小说《太平轮一九四九》。
《太平轮一九四九》不是一部网上传说很广的“虚构小说”,而是一部真实的纪实作品,是台湾女作家张典婉花费多年时间,采访1949年中国一艘沉没客轮幸存者、遇难者家属及其他当事人所写的,非虚构的个人及家族血泪史录。
太平轮海难 900多人不幸罹难
      1949年1月27日午后四时半,定期往返上海与基隆间客货两用的轮渡“太平轮”,带着超载的乘客、货物驶向基隆港,从上海开出在当年旧历年关前最后一班。当晚23时45分在舟山群岛海域的白节山附近,熄灯疾驶的太平轮与一艘载着2700吨煤矿及木材由基隆出发的“建元轮”丁字形相撞,拦腰被撞的建元轮立刻沉没,落水者因天寒而冻死或溺毙,船上有超过900人罹难,只有38人被澳大利亚军舰救起。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太平轮沉没事件”,太平轮亦被称为“东方泰坦尼克”。
      太平轮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运输货轮,载重量2050吨。自1948年7月,开始航行于上海、基隆间。从1948年7月15日启航,到1949年1月27日最后一班前,已共计行驶了34个航班。
      有报道称,“太平轮”沉船后,海面上珠宝、首饰、木箱、文牍四处漂流,在舟山群岛海域,也一直有渔民打捞到珍宝的传言。
      与西方“泰坦尼克号”不同的是,沉没的太平轮,虽然在事发后也引发社会轰动,被当时的报章杂志公认为是“世纪大惨案”,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但在此后几十年,并没有得到足够的社会关注度。太平轮上没有传出杰克和露丝式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反而因为历史的沉重,时代的复杂,太平轮和它所牵引的生死别离,慢慢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往事旧话,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只有较少一部分人深度关注,对其前世今生进行记忆“打捞”。
作家张典婉寻找遗失往事
      台湾资深媒体人张典婉,由于家中有人与太平轮其他班次有直接联系的契机,以及一份历史责任心,多年探访沉没的太平轮幸存者与遇难者家属,结合大量珍贵史料与照片,写成纪实作品《太平轮一九四九》,一定程度再现讲述了太平轮的生死别离和一个时代的辛酸往事。该书最早在台湾地区出版;2011年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在内地推出简体中文版。
这本书中,张典婉以细腻的笔触描述了波涛汹涌的大时代浪潮中,这小小一船人的命运:有人出生在太平轮上;有人一家大半皆死于船难,带着心痛的记忆过了一生;也有人因为到了台湾,在这片岛屿活出了精彩人生。作者采访了船难生还者,还原当时惊心动魄的场景。
      比如在官方公布名单中,王兆兰是太平轮几十位生还者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仅有的两名女性之一。当年她与母亲、妹妹、弟弟一起搭船,所有亲人不幸罹难,只有不会泅游的她,被人拉起来。作者还采访了受难者家属,讲述他们因灾难而改变的人生。其中包括国际知名刑案鉴识专家李昌钰、知名音乐家吴漪曼等。
      在寻找太平轮往事的过程中,令张典婉难过的是,她不得不一次次“向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张典婉还透露,还有些人提供了线索,再联络,却像断了线的风筝。有些人勃然大怒,用力甩上大门,在电话那头,冷冷地挂上话筒。
蔡康永父亲曾写文章谈此事
      值得一提的是,华人地区著名的主持人蔡康永的父亲,正是太平轮所属公司的经营者。蔡康永父亲蔡天铎是浙江宁波籍的上海人,上世纪40年代,他经营着当时最大的轮船公司—中联轮船。1949年,中联轮船公司的太平轮撞船沉没,多人遇难,这件事成为蔡天铎一生中最内疚的事。
     蔡康永曾经写过一篇《我家的铁达尼号》谈到此事,“太平轮一出事,爸爸好友的这家保险公司,立刻宣布倒闭。所有赔偿,由轮船公司自己承担”。
     太平轮还曾出现在著名作家白先勇笔下,化为小说《谪仙记》的题材。《谪仙记》中曾写到一位上海小姐李彤,因太平轮出事,父母都遇难的情形,之后被著名导演谢晋改编成电影《最后的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