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沉没巨船无法承载纷纭乱世_游族影业

新闻
UPDATE &
NEWS

《太平轮》:沉没巨船无法承载纷纭乱世

      历史是一座宝库,但是历史也有明显的禁区。这种禁区有两层含义,一个是因为历史的政治敏感性,还无法让文艺工作者以公正客观的态度加以表现;另一层含义是,如今还没有出现有能力驾驭这类题材的顶尖人物。毕竟每个人站的立场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对同一个历史事件的阐述往往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因此,为了保险起见,电视剧里面或者是没完没了地撕鬼子,或者是乐此不彼的宫廷内斗,立场分明的阶级性,已经被很暧昧地融进莺歌燕舞与侈靡奢华,在颜值爆棚的男女明星的演绎中,逐渐丧失了探寻和挖掘真相的勇气。
      但是,总是有不甘寂寞的人勇于走出第一步,通过某种方式,打擦边球,既能揭开尘封历史的一角,也能满足审查部门最低限的容忍度。在这方面走得最远并且最有前瞻性的当属冯小刚导演,他的《集结号》、《1942》都是勇于尝试很多人裹足不前的敏感题材,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然而,除了倾国家之力拍摄的《大决战》全面展现了国共两党群雄逐鹿之外,在二十年的时间内,虽然有很多电影和电视作品涉足类似题材,但是却被局限于一个狭窄的范围,做一些不痛不痒的无病呻吟。仿佛一夜之间,国共内战生死搏杀的往事已经深锁高墙,只剩下墙外的人们偶尔好奇地瞥上几眼。慢慢地,公开的历史变成了私人的叙说,私人的叙说变成了传奇和谣言,传奇和谣言又将这段历史逐渐扭曲。
      二十年前的《大决战》已经成为绝响,然而,在那段改天换地前夕,除了欢天喜地迎接解放的劳苦大众之外,那些国民政府的达官贵人、产业大亨、社会精英们、甚至是惧怕新政权的底层人士是如何在乱世末期掌握自己命运的呢?却很少有人提及。在这种背景下,吴宇森导演能够以“太平轮”这个具有历史和象征意义的实体符号为依托,展现巨变前夕国民政府溃逃宝岛的那段历史,实属难能可贵,即使,他的电影采用的表现手法引起巨大非议,也不能抹杀其敢于试水的勇气。
      早在电影《太平轮》问世前六年,吴宇森导演就想以《1949》这个名字,讲述三对恋人在纷纭乱世悲欢离合的故事,揭示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刻,国民政府中高层的社会精英们和底层的小人物们如何在历史大潮中搏命挣扎,在混乱中寻求希望,但是最后随着一艘巨轮沉没于波涛汹涌的冰冷大海中的悲怆和命运的无情。
      如今,《太平轮》上集公映,非议者多,赞成者少。因为在很多观众看来,上下两集的剧情存在着很明显的割裂,对太平轮沉没灾难的前期铺垫,时间还是太久了点。如果将这部上集作为下集的前戏,却在灾难即将发生之前戛然而止,很明显对观众的热情是一个沉重打击。
      然而,吴宇森导演的初衷,并非想拍一部像《泰坦尼克号》那样的缠绵悱恻的爱情传奇,他的眼光看得更远,他想用“太平轮”作为乱世的一个缩影和舞台,将三对恋人从广袤的中原大地突然集中在一艘轮船之上,空间的凝缩加上灾难的不期而至,更能表现乱世中的人们的最真实情感。因为在死亡面前,人都是赤裸裸的,很少再戴着虚伪的面纱。如此一来,轮船沉没的惨剧,就恰恰折射出了那群准备仓皇逃难孤岛之人的整体悲剧命运。
      毕竟,一艘船太过逼仄,舞台也太过狭窄,短短的几个小时的路程,不可能发生多么宏伟悲壮的历史大剧,也不可能承载整个纷纭乱世民众的命运。所以,如何表现轮船沉没惨剧发生那一刻,三对主人公爆发出的善恶本能,如何表现他们为了求生而发生的人伦悲剧,只能通过轮船外面的足够大的空间和时间来进行酝酿发酵,最后剧情张力紧绷到所有人上船的那一刻,接下来的戏剧冲突,就可以游刃有余地进行发挥了。这也是吴宇森为何将这部电影分成上下两集上映的原因。
      就电影本身而言,存在很多缺陷。首当其冲的是主演黄晓明,他自始至终都是在吊儿郎当的状态下完成演出的,轻佻不能当成幽默,出戏不能当成潇洒,担纲这么沉重的灾难题材,没有一些表演功力只会弄巧成拙。其次是战争场面过多,打断了电影情感的酝酿,如我愚钝,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导演用大量笔墨刻画雷义方在战场上的勇敢与视死如归,对于表现太平轮沉没悲剧有何必然联系?第三,电影主角太多,却没有一个明显主线,六个主角戏份轻重相当,让电影变得非常松散,同时,六条主线齐头并进,看似面面俱到,其实每一个人物的故事都没有讲透。第四,电影配乐不是在为影片添彩,而是在给影片添乱,与情节丝毫不搭界的音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众的观影感受。
      不过,即使影片有缺陷,也不能将其优点一概抹杀,毕竟,就像不太成功的《1942》首次表现了七十年前中原那场大饥荒一样,《太平轮》也首次将民间人士的惨痛记忆和一个民族的内战悲剧呈现给了大家。其实,在那个纷纭乱世,在国民政府政权崩溃前夕,除了太平轮沉没悲剧之外,还发生了数起轮船沉没事件,每次死亡都是数千人。只不过,那几起沉没事件缺少象征意义,也缺少政治色彩,都是发生在内河之中,很快就被人遗忘了,它们无法像太平轮那样,以“太平”的名义制造了一起人间惨祸,让逃离变成了死亡,让希望化作了绝望,让大陆与孤岛彻底隔离,只剩下一丝丝沉重的血脉,在民间暗暗流淌。